Menu
header photo

五柳村导读

Blog Search

View older posts »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裴毅然:大陆怪事(五)

February 2, 2018

死掉的農村

2009年網文〈死掉的農村〉,陜西一位老村支書總結現實:

如今是什麼社會?說穿了,還是人吃人的社會,而且比以住任何一個時期都要厲害,以前人吃過人後,還得吐出骨頭來,現在人吃人後,吐出的是「理論和思想」,是「經驗和知識」。搶劫和殺人,會被當著推動改革發展的成績和功勞,鮮血和屍骨會被視為文明進步的象徵和標志。 

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」當然只是一種宣傳,缺乏經濟車輪的帶動,僻遠的農村只能被「現代化」冷落、拋棄。這位老村支書寥寥數語,便總結出中共「打左燈向右行」的實質。左燈是「理論和思想」,右行便是為了追求GDP而未帶著農村「共同富裕」。

此外,鄉村社會痞子化與縣城政治黑社會化呈同構狀態,叢林化的農村產生大批「新時代」的混混。流諺:「天蒼蒼,野茫茫,大家一起做流氓。」勢力大的黑社會團伙往往插手當地公共事務,以「第二政府」自居,民間也有「找政府不如找黑社會,管用!」 

一位安徽作者:

都說儒家文化在影響著國人,但在農村,你很少能夠看到仁愛、看到友善。你所能夠看到的,只是自私與貪婪、愚昧與無知,看到的只是爭強好勝,看到的是勾心鬥角。那些質樸純真善良的農民哪里去了?是誰讓他們變成這樣?

一位陜西作者:

國慶60周年(2009年)的假日,我是在農村的家中度過。這里沒有一絲節日中喜慶歡樂的氣氛,整個村子都彌漫著一股壓抑的令人窒息的空氣。生活中太多的苦難與不公,讓許多人陷入了無助和絕望。一張張麻木機械的面孔上,已經隱隱地流露出死亡的陰森和恐怖。而在這背后,似乎正孕育著一種足以改變和毀滅一切的力量。 

農村「死掉了」,經濟凋敝、不見青壯,只剩老幼,嚴重污染、道德廢弛、民風頹壞、賭博成風、偷盜成習、扒灰通奸、黑勢力橫行,日益叢林化,鄉間派出所將抓賭當創收。「精神文明建設」的一點影子都沒有,連標語都黯然壁間。鄉村傳統的「守望相助」消散殆盡,相反人際關系極其惡化,村民們之間缺乏起碼的同情心。一位蘇北作者很懷念他幼時鄰里的和睦相處——

現在卻變化很大,就恨不得你家出什麼事,走路不小心踩了別家一棵莊稼,要罵上半天街。為了田裏你家多種一行玉米,他家少種半行玉米,能吵半天架,然后他家也種上一行,于是排水溝、田間小路就這樣沒有了。 

農村出來的學子認為:官方宣傳的「新農村」最迫切的問題是「救亡」——拯救殆亡中的農村。而最根本的是:農民不僅失去了現在,還失去了希望與未來,不知道自己與農村會走向何方。

農村貧困生

據教育部近年調查數據:每名貧困生年均支出7000元(包括學費),一名本科生四年最少需要2.8萬元人民幣,相當貧困縣一名農民35年的收入。而供孩子上學,又是農民家庭(甚至家族)對未來的惟一指望。 

陜西草根商人黨憲宗,2003年調查合陽縣110戶農家供養子女上大學的艱難,寫出獨立調查報告,結論是四年大學費用須賣96萬個燒餅;110家農戶中11人因高額學費累死、自殺、病死;家有2~3個大學生的,一般都欠債4~5萬,有的甚至高達十多萬。一位村支書算了一筆賬:一個大學生每年的學雜費頂他30年的農業稅(按:2006年廢止農業稅)。但另一方面,社會階層日漸固化,始于2003年的「畢業即失業」,粉碎了農村青年的「知識改變命運」,使全家節衣縮食的供學失去「兌現」。 

2014年高校畢業生突破727萬,2015年達749萬,連續幾年「史上最難就業季」,就業成了「沒有最難,只有更難」。 一方面文盲率、半文盲率居高不下,另一方面過早出現知識型勞力過剩,國家能量損失巨大,導致「讀書無用論」再起。2009年出現「退考風潮」——84萬應屆高中畢業生退出高考,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首次考生總數下降。 

2006年《南方周末》記者調查青海省,發現省屬高校學生中,家庭年收入低于1000元的貧困生約占半數。 

大量貧困生的出現,實為「教育產業化」的必然惡果,乃中共政府放棄政治責任的典型表現。1990年代中后期,為尋求新的經濟增長點,一些大陸經濟學家竭力論證「教育產業化」的優越性,故意無視農民承受教育產業化的現實能力。雖然「教育產業化」使高校擴招,降低入學門檻,更多農家子弟接受高等教育,但卻以透支全家多年收入為代價,高昂的學費成了「新三座大山」之一。

始于2003年的「畢業即失業」(1930~40年代中共煽動大學畢業生之語),如此合適地挪用于今天。在西部,連導購員、砂鍋師、餃子師、點餐員、傳菜工、配菜工,都算大學畢業生的「好工作」。如果連這種工作也找不到,那就只好再委屈身姿,上建筑工地了。

兩極大分化

依靠共產平等造反起家的中共,「后三十年」制造的兩極分化,已居世界第一。經濟學家指出:大陸的兩極分化已遠遠超過「萬惡的資本主義」,30年改革開放的成果迅速流向極少數權貴與商家。據北大《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》,體現社會財產貧富差距的基尼系數,從1995年的0.45擴大到2012年的0.73,遠遠超出國際公認警戒線的0.4。頂端1%家庭(約250萬戶、750萬人)擁占全國1/3財產,底端25%家庭僅有全國財產的1%。人家「萬惡資本主義」的日本,基尼系數2.5,才是真正「共同富裕」。 

2013年全國人口46.3%的農村居民,消費支出僅為全國消費支出的22.2%,人均消費3美元/天,略高于世界銀行劃出的國際貧困線(1.9美元/天), 而極小部分富豪家庭的消費能力又遠遠高于發達國家平均水平。真不知如何體現「不忘初心」?

2015年,中國億萬富豪568名,超過美國的535名,占全球億萬富豪(2188人)1/4強。 中國已是世界出境旅游第一消費國。2013年中國奢侈品消費總額1020億美元,占全球奢侈品消費額47%,其中73%為境外消費。 2014年大陸華人境外消費額1648億美元,成為歐美日韓等最大的外國消費群。 但這只是一方面。另據美國財經媒體《福布斯》中文版《2015中國大眾富裕階層白皮書》,2015年底中國中產家庭1528萬,按戶均三人計,約4500萬人;加上最富裕的1%家庭(250萬戶、750萬人);「先富起來」的總人數約5300萬,占中國人口的3.8%。 與3.8%頂端人口的超強消費能力形成鮮明對比,96%的中低收入者消費嚴重不足。

對底層民眾來說,三座大山(住房、醫療、教育)已壓得他們無法喘氣,吸干所有的經濟能力。 內需、出口、投資,拉動GDP三大要素。現出口、投資均急速滑降,只剩一項拉動內需。但經濟學家多年反復討論,最后放棄在現有政治框架內尋求提升國民平均消費水準的努力,「內需不足」將一直持久,即經濟下滑已成定局。 

如挪用中共造反時的煽動語來說:兩極分化如此嚴重,社會極度不公,干柴烈火,且無解決途徑,好像又到了唱《國際歌》的時候——「起來!饑寒交迫的……」這回,好像輪到此前高唱此歌的中共領略寒意了。

1/20/2018

——《纵览中国》首发 —— 转载请注明出处   刊登日期: Wednesday, January 31, 2018

Go Back

Comment